美的定义

/ 默认分类 / 没有评论 / 105浏览

越来越觉得人的”美” 跟皮相肉相骨相都无关。

那日遇见的姑娘,美到极致,我却记不起她五官到底如何,肌肉走向如何,骨相又是怎么样的好。只记得她美,美如山岚。

这种美,无法方物。不是某一处某一块的美,是虚妄无际的美。是在一片时间里,一方荒野之中,此时此刻的某一种不可言说的感知,是吉光片羽的影影绰绰。

不是眉眼的如何,不是鼻子的高低,不是脸盘的大小,不是皮肤的深浅,不是姿态的动静,不是言谈的雅俗,是眼前横雾辨不清山峦叠嶂的景致,却深知眼前这朦胧之中的是洞天福地。

是立在山前,目视所及,皆是虚妄,却美得极真切极惊心动魄。

是大音希声,大象无形,是不可言说。

庄子讲卮言。费劲心力去刻画一切线条、形状、色彩,是抓住了一些美的形迹,而丢了美的真谛。

所以美是什么?

日本有几百种关于鱼的汉字,冰岛有几十个词语形容雪。人的经验组成我们认知“事物“的基础。

每个人的美于是如此不同。我们用搜集来的经验去形容美,于是储存的关于美的“词汇”和“美的形式“展示着有关你的一切。

不去形容美的具体细节,那么一切”最美“在每个人心中都是各异的模样,是每个人各自见过的所有春夏秋冬,所有山川湖海,所有悲欢离合和喜怒哀乐。是每个人各自获得的知识,是每个人各自拥有的思考,是每个人各自说出的话、行过的路、度过的岁月和伴随过的人。

你所描述的每一次”美“,都深深带着你的烙印,是你人生总和的体现。而不是哪一处鼻子的高度,哪一块眼睛的大小,或哪一种形状的眉毛。

古人说人美,不去说ta如何如何眼大,如何鼻挺,而是说沉鱼落雁,说闭月羞花,这是因为任何人具体描述的美都是专属于那一人的,而不能完整概括所有的美和说服所有的人这是最美。只有当语句顾左右而言他,当具体展示让位于想象力,每个观众和读者才能在自己的头脑里构建出自己的美,而且这个美能征服所有人。

留白处才是真正的绝妙之笔。

所以,你要问,如何从这么一大篇里找出“美妆”的意义?

去看山看水看雾看霜雪,去听风听雨听潮听丝竹,去读一切可读之物,去看一切可看之物,去细细感受朝夕晨暮,去慢慢体味春夏秋冬,去感受时间和空间的每一处细微,去体知每一次欣喜、悲痛、惆怅和幸福,然后化所有这一切于胸中。

再将这一切天地万物化为面目,便能美如山岚。

有些人天生如此,能合自然之意。

有些人需要一番努力。

无论如何,这山岚,都与那些具体的标准的无关